<pre id="fxlrv"></pre>

<ol id="fxlrv"><menuitem id="fxlrv"><sub id="fxlrv"></sub></menuitem></ol>
<pre id="fxlrv"><output id="fxlrv"><font id="fxlrv"></font></output></pre>

    <font id="fxlrv"><delect id="fxlrv"><video id="fxlrv"></video></delect></font>

    <font id="fxlrv"></font>
      <font id="fxlrv"></font>
        <font id="fxlrv"></font>
        <cite id="fxlrv"><var id="fxlrv"><video id="fxlrv"></video></var></cite>
          <cite id="fxlrv"><delect id="fxlrv"><video id="fxlrv"></video></delect></cite>

          小紅書“筆記造假”質疑再起 公司稱已在治理

            ■本報記者 劉斯會 

            有前微商從業者周女士在與《證券日報》記者交流時表示,以最近曝光率非常高,頻頻登上熱搜的“筆記造假”小紅書為例,用戶一旦與筆記作者私信詢問,對方要求加微信聊的大概率是微商。

            “消費者永遠都不知道小紅書的筆記到底是出自真實體驗,還是受廣告商委托,隨便搜一件產品,前排顯示的高贊筆記都是千篇一律的夸好”。

            事實上,近期市場關注的小紅書“種草筆記”套路曝光的新聞早就不新鮮,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主任曹磊在接受《證券日報》記者采訪時表示,代寫刷量產業一直存在,就像大的電商平臺刷單、微博水軍一樣,哪里有利益,哪里就能驅動他們。小紅書被曝光應該說只是整個行業里冰山一角,但是因為他是新平臺、獨角獸所以很受關注。

            造假早就不新鮮

            “其實小紅書的某些領域或板塊已經慢慢變成大家心中默認、默許的廣告商聚集地之一了。它的‘實用性’越來越朝著‘觀賞性’的角度轉變! 周女士表示,因此會有很多真正出自真實產品體驗的筆記被埋沒在其中而叫冤吧,可也究竟是無可奈何。

            事實上,此次多家媒體報道稱,代發小紅書的業務非常普遍,1萬至2萬粉絲的“達人”們,直接發產品推薦的費用要300元至600元一篇,看圖寫文的費用在700元至1000元,粉絲數少的,則要便宜一些。而普通人發一篇產品推薦,只要50元。中介普遍建議采取粉絲少的“素人”加粉絲上萬的“達人”一起進行投放,效果更好。

            不過,對于小紅書涉嫌造假的消息,小紅書方面在回復《證券日報》記者時表示,已經關注到個別媒體就有關社區刷量行為的報道,公司極為重視。文中所報道的黑產刷量行為,正是小紅書一直以來嚴厲打擊的對象,一貫對社區刷量、刷粉行為“零容忍”!拔覀儠䦂猿钟眉夹g+機制持續嚴格防范,同時,我們也會致力和同業一起推動主管部門建立反網絡作弊機構,專門打擊網絡黑產這顆行業毒瘤!

            盡管如此,記者在淘寶搜索“小紅書推廣”仍然出現了不少推廣商家,在經營上,商家表示,分為“數據維護和品牌投放!

            對于上述問題后續如何解決,前述小紅書相關負責人回應稱,這是長期治理、技術、人工篩查的事情,長期才能看到效果。

            社交電商商業化難題

            天眼查信息顯示,小紅書創辦于2013年,通過深耕UGC(用戶創造內容)購物分享社區,發展成為消費類口碑庫和社區電商平臺。毛文超、瞿芳以及曾秀蓮為公司聯合創始人,目前毛文超擔任公司CEO。

            從融資歷程來看,公開可查的信息顯示,不包括天使輪,小紅書共計有5輪融資,最近的一輪是2018年6月1日的超3億美元融資,估值達到30億美元。此次融資由阿里巴巴領投、金沙江創投、騰訊產業共贏基金、GGV紀源資本、元生資本、天圖資本、真格基金和K11購物藝術中心跟投。

            此次集中爆發的小紅書“種草筆記”灰色產業鏈的事情在以UGC為主的行業中似乎并不陌生。

            盡管小紅書給人的第一印象是“社交電商”,但是,真正意義上小紅書的用戶為“內容”而來,在小紅書點贊、評論等場景中逛聊,從而形成社交黏性。

            從發展歷程來看,小紅書早期將精力集中在UGC內容上,如今站在了社交和電商的十字路口,重心已經到了向錢靠攏的階段。

            從強調“溫度”的內容分享到進行商業化轉化,商家為了謀求商業價值最大化,采用代寫代發的手段也就不奇怪了。

            “在行業里只要是大的平臺一直都在面臨這個問題。平臺方的重點是對此要明確態度,打擊防范,另一方面要明確的是:在任何一個平臺刷量刷單,都是一個違法行為,已經有明確的法律法規條例!敝袊娮由虅昭芯恐行闹魅尾芾谠谂c《證券日報》記者交流時表示,在講行業的時候,其實有一些積極的例子,比如淘寶一直在打擊刷單,2015年曾經配合公安破獲淘寶刷單的案件,但一直到現在,刷單刷量就像行業毒瘤一樣,仍然活躍在各大平臺,目前在我國是一個長期打擊的對象。

            攝影/劉斯會

          特色專欄

          熱門推薦
          头彩彩票官网